(wings of flame-悠拉悠的涂鸦和胡言乱语)

 · · · · · · · · · ·  ( 全部 )

  • 每个人心里一亩田
    2010-07-18 12:54:32

    对于再次进游戏公司的邀请,老实说,我并不是完全没有动心的。况且只要人好,公司其他方面我一般不会计较太多……我也毫不怀疑最终会找到一个人际和环境都比较适合我的公司。

    但是经历过那么长时间的摸索,我想我还是在寻找的路途上,关于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方式。毫无疑问教学是的,经过几年的努力,才初具规模,这是绝对不能放弃的事情。不过对于我们这样性质的学校而言,毕竟只是周末。平时我还有大片的空白,工作室也好,开店也好,这些都是可以做的事情,这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不急在一时。

    从去年到上半年我为自己找了家公司,我也做得很尽力,直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。那下半年,明年呢,我想,如果一直在公司就不会有很多关于个人的顾虑。然而我也一直在想,既然我有闲赋的精力,又为什么要浪费这种条件而硬把自己塞进按部就班的洪流?每个人都不会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。我要学会的是选择性的屏蔽。

    没有人知道两年后会发生什么,我经常把末日挂在嘴边,但是我也不知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到底是平平淡淡就过去,还是会山崩地裂。这无所谓,但我想如果真的末日,我至少希望自己能有一点看得过去的作品,不然被埋了也会在地下叹气。

    只是太刻意的去做什么事通常是收不到成效的,把所有经历都当作是自己的修行吧。

  • 克莱尔和梅吉
    2010-06-19 22:33:52

    Long ago, man went to sea, and woman waited for them,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the water, scanning the horizon for the tiny ship. Each moment that I wait feels like a year, an etemity. Each moment is as slow and transparent as glass. Through each moment I can see infinite moment lined up, waiting.

    呃……最近又翻了翻《时间旅行者的妻子》,很喜欢这部小说,也很喜欢这段话。很遗憾我总觉得这句的中文翻译有点怪怪的,才找了原文出来。这是我读过描写情感最细腻的小说,作者很擅长从细微处去诠释角色。书里近乎完美的女主角克莱尔,让我想到荆棘鸟里的梅吉,也是这么一个有韧性的女孩儿,她们都走过很艰难的道路,都倔强的坚持了下来。

    然而,作为小说,大家对这样的故事是很唏嘘的,换做是身边人,第一反应一定是“不值得”。

    好像现在人们都足够现实了,虽然有时候也羡慕一下小说故事,头脑却在清醒的权衡利弊。值不值得确不是那么容易衡量的,何必算得太清晰。

  • 时光如流水
    2010-06-06 22:12:18

    转眼之间,好像大家已经踏上各自的道路,该干嘛干嘛去了。也许再过很久以后,每人的圈子就更加不一样了,渐行渐远,而总会有新人出现在各自周围,弥补分开的遗憾。

    -。-人和人的区别还是很大的。以前一个寝室的盆友,或者是一个班的同学,思维方式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,所以回忆永远是最美好的,有些东西拿着照片看看就好了,聚聚之后,还是各走各的路。

    这样也好,希望大家都开心就好咯。

  • 老师
    2010-05-25 12:05:39

    和曾经教我画的老师一起吃饭。原来一晃,那么多年过去了。

    他是我为数不多敬重的老师之一。那时候学校就他一个美术老师,偏偏他就是当时中国为数不多的一个川美毕业,水平相当不错的老师。他的女儿和女婿都是知名美术学院毕业,现在在川美任教。如果不是他,我一定走不上美术这条道路。当时大家都很喜欢他,同学们爱成群结队的到他家里画画,当然画画是其次,聚到一起玩才是真的,但就这样,都在90年代初让艺术不可思议的在我们学校火热了一把。我所在的子弟校人本来就少,一个班常常不过20来人,考上美术学院的比例却是很高,这都是他的功劳。

    我是从高小就开始了,中间也曾间断过几年,然后再继续,最终坚持了下来。

    我想我们学到的不仅仅是画而已。他是个朴实谦和的人,个性隐忍。他从来不会强迫我们怎么画,画什么,也很支持我创作漫画,于是年复一年,直到高三,我都在他指导下绘画。频率不高,一周一次两个小时而已,但长期下来,到考试的时候确实是游刃有余。

    很多年过去,子弟校已经在国家政策下解散,老师们不是进入机关就是自我创业,他也退休了。每次见到他,都还是那样谦和的样子,从来没变过。我经常在想,艺术不一定就会让人变成现在遍及祖国的美院愤青,艺术也可以让人学会忍耐,平和。对他来说,艺术不是追逐名利的事物,它就是一种爱好,仅此而已。

  • 生日- -+
    2010-03-26 10:36:32

    请假三天在家拼命赶图,某位姨妈的造访,感冒,沮丧与失落交替出现,某男喝醉了狗血的求交往,这就是我的28岁生日。

    下午好友带着暴力熊的大毛绒玩具和蛋糕敲开家门,给冰冷了几天的我一些暖意;要赶图没时间庆祝晚上只和家人姐姐在鹿港小镇吃了顿随意晚饭……我忽然发现,上班可以让我消除独自在家的沮丧感,这是我目前需要的。

    想起开心网上一个投票,其实不是为了消除寂寞而画画,而是画画必须忍受寂寞。

 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家发现通过QQ发祝福更加方便,于是铺天盖地的卡片代替了短信。从书信,电话,到短信,Q卡……现在轻轻一弹手,就可以给数个关系尚可或者不熟的人发去问候,无论有诚意或没有诚意。哦,我不否认这种形式,我感谢每一个给我卡片和虚拟蛋糕的人们,但是无疑,我更喜欢通过直接的方式或邮局或电话收到关系密切的人的礼物……每年带给我最大惊喜的都是你们:)

    今年我想要什么呢,想了想,我的愿望还是和以前一样,希望和家人一起平安快乐就足够。如果还有多余的愿望,那就让我再多一点时间做自己的事。只有两年了,不抓紧时间画画,万一真地震了咋办。今年怕是没有多的时间出门旅游。

    今年已经2010年,离2012近在咫尺。要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研究这种问题,不是真变态到希望全世界灭绝……我喜欢转变的契机,2012也许是一个物质到精神上的转折点,这是占星上的说法。大概我和很多人都在期待一个“见证奇迹的时刻”,能在有生之年见证这种变化,我觉得这也不枉匆匆人生。

  • 这就是最近
    2009-12-07 19:22:47
    [本日志已设置加密]
  • 扯点有的没的
    2009-08-30 18:59:38

    这段时间连着很多很多天来都梦见外婆,还有很多以前的事情。通常是梦见外婆仍然和我们在一起,我还能和她开心相处带她到处游玩,这样的情景发生在很多不同的地方。醒来常被很悲伤的情绪包围。看来我还不够坚韧,总是在已经失去的事物之间徘徊。

    大概还是睡眠不大好的关系,浅眠则多梦。也许开学忙起来会好一点。

  • 于是下半年的工作再次发生了一些变动。专注一点做事情也许对我自己更好。和CC聊到最近,她说我们都才20多岁呢,都还没有定性。确实,所以生命中发生什么都还未可知,我认为我们都还有勇气接受变化。现在要说人生目标,太早。去年这个时候工作上也发生了变化,今年又是一个开始。过去的日子该我做的我做到了,那么接下来会朝新的方向努力。

    我衷心希望我们在回忆的时候,会发现没有什么所谓对和错的选择,没有自己还没有尽力的遗憾。

    最近把一直拖欠的水彩画完成了(最后没画完的还是PS了- -),这还是数个月前章鱼小丸子40级时的装备和发型,带着血色套装的feel。这几日试着连了一下,现在的白银之手排队排到可怕。

    给老五的壮壮做了张图,大家要去他的主页踩踩哦。老五说壮壮还在等我家弱弱呢,可弱弱还在异次元空间徘徊,壮壮你要坚持住。

我的资料

日历


feed: rss 2.0